当前位置:主页 > 中国足球小将 >正文

原创专访|从娄烨的异色地下到《日光之下》,梁鸣十年(附平遥影展荣誉名单)

2020-06-09 777 中国足球小将

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荣誉之夜于2019年10月16日晚举行,多个奖项归属揭晓,入围“卧虎”单元的梁鸣导演的《日光之下》斩获费穆荣誉最佳导演和罗伯托·罗西里尼荣誉评审荣誉,成为首部同时获得费穆荣誉、罗伯托·罗西里尼荣誉的华语影片。

《日光之下》讲的是关于东北的故事。谷亮、谷溪兄妹俩经营着一家不大的渔行,自从石油泄漏污染了海洋之后,他们陷入了失业的境遇。但他们依然勇敢乐观,谷溪去了真心大饭店打工,谷亮则开着小货车继续寻找送货的生计。这时,一个叫庆长的女孩闯入了兄妹俩的生活,随着谷亮与庆长关系的日渐亲密,谷溪似乎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冷落,陷入了莫名的焦躁中……

首映场映后,书本专访了导演梁鸣,从《春风沉醉的夜晚》《花》到《日光之下》,他用了十年时间,完成了真正属于自己的第一次表达。

从娄烨的演员走向导演

小黛:很多影迷关注到你是因为你和娄烨导演的三次合作,当初是怎么和娄烨导演认识并有合作的?

梁鸣:应该是2007年的夏天,我认识的副导演叫我去面试,问我可不可以唱首歌,我就录了歌,然后他就把面试的东西直接给了娄烨导演。后来又问我说有没有拍过戏的视频,我就把我演过的电视剧的光盘给他。

我第一次见娄烨导演是在他的工作室,其实跟他见了面我才知道我要面试的是什么戏。因为当时一直是保密的。他当时跟我聊天,问我看过《蓝宇》没有,我说看过。他就说你觉得刘烨演的怎么样?我说“觉得还行”。娄烨导演就说“呦”。我估计当时他心里想,这小孩儿还挺狂的。然后我们大概很自然的又聊了一些。后来我记得很快就给我剧本,接下来就是试装。然后试装也跟别人不太一样,他不是单独,而是我和黄轩两个人一起试,等到了08年就开机。

那一次几乎是我生命当中的一个分水岭,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其实是让我整个人对电影的认识,包括对职业的想法都有特别彻底的转变。我真的觉得演《春风》之前,我完全不知道什么是电影,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似乎通过那次演出,我更加坚定了某种东西。

小黛:像《春风沉醉的夜晚》,包括后面和娄烨导演的三次合作中,两次是出演,一次是副导演,副导演具体是做什么,这些经历对你这次的导演体验有什么样的影响?

梁鸣:当年我一直都很想继续演娄烨导演的戏,等到他拍《花》的时候我也去了,后来被剪掉。然后《浮城谜事》的时候,他的副导演也给我联系了,然后给他发我最新的照片,结果也还是被剪掉。

然后我当时就说如果没有合适的角色,我能不能进导演组。这是我自己提出来,我其实也没有想太多,就是想接近娄烨导演,就是想看他拍戏。之前特别渴望能继续演他的电影,我觉得如果没有合适的角色,我愿意以其他任何的方式参与他的电影,哪怕是让我去做个长工,给他做个助理,什么都好。所以就把我安排在导演组,相当于做了第二副导演,就是在第一执行下面。

小黛:你是演员转型特别成功的,你自己觉得做导演和演员的区别是什么?

梁鸣:之前跟娄导演,作为演员,我只是片面的。那你作为工作者,几乎是全程在第一现场,你所看到的和见到的都是更丰富。

我自己转做导演,直到拍完《日光之下》,或者是直到DCP做出来,我觉得我才算是把自己的第一次导演工作完成了一大部分。我觉得我现在能算是一个青年导演,因为刚刚入门。我之前写剧本的那些年,完全都只是渴望做导演的一个人。

我觉得做演员其实你要面对的选择没有那么多。你只是做好你表演上的工作就好。而作为导演你要面对的太多,从资方到整个团队,甚至到未来延续的宣传,拍摄团队和后期团队。

每个人的现场,每天的喜怒哀乐都直接影响整个工作。所以我有的时候还是比较清醒,因为我觉得当过演员有过这样的现场经验,其实你更能了解一些敏感的氛围。你知道哪些氛围是好的,是舒适的,我希望把我曾经体验过的好的东西带到我的作品上来,我曾经接受过的很难受、不好的氛围,可以消失在我们这。后来也真的做到了。

我觉得和谐特别重要,就是大家互相信任,每个人都很信任我,我也很信任大家,整个团队的氛围都特别好,所以还是特别享受做导演的经历。

小黛:这部《日光之下》有没有想到说自导自演?如果可以演,会演哪一个角色?

梁鸣:一开始有朋友提过建议,因为我们成本不高,说这样你自己也会省一些费用,但是这就存在很大的风险。

我作为导演是个新手。那我不确定我到底能不能完成这个工作,我只能尽力去做。这种未知和不可预估性,就会让我觉得我必须要全身心的投入。其实尽管演员比导演要轻松一些,但是他也要付出全身心的投入到表演这件事情。我害怕什么都做不好,所以要更多精力放到导演这里。

其实我是有出现的,不过后来我把我自己都剪掉了。我人生中已经经历了被娄烨导演剪了两次,然后这次是我自己把自己剪掉了,而且是剪光不是剪短。

这个角色是男女主角他们儿时的父亲,有一小段回忆的部分,涉及到他们兄妹的背景。

大咖位的合作者们

小黛:娄烨导演知道你拍摄这部电影吗?

梁鸣:他应该是知道的,因为我的演员副导演也是他的演员副导演。我也曾经想让他帮我看剧本,希望他能够给建议,但是我觉得他这两年从《风云》到《兰心》,非常辛苦。

娄烨导演一直没有帮任何青年导演做过监制,看小帅导演,还有贾樟柯导演他们都有,但是娄烨导演一直没有。我听说是因为他更希望导演自己来做主,他觉得作品是导演自己的,他觉得他提出的意见会纷扰导演自己的选择和判断。

他可能站在自己的角度,他不喜欢有人那样影响他,所以也不希望自己去影响别人。我觉得这是一种另外层面的尊重创作。

小黛:你除了和娄烨导演合作外,还和赵大勇导演合作过,赵导是个学美术画画出身的独立电影导演,和赵导的合作又是怎样的契机?你又有什么样的感受?

梁鸣:我演的是他的第二部剧情片《鬼日子》,是个文艺鬼片。我觉得他这个类型有点小新鲜。当时是我们另外一个导演朋友叫王笠人,他以前拍过《草芥》和《刺青》。他介绍我给大勇导演认识。

我们从未谋面,那年夏天我回到老家,一个电话打过来说我看到你的照片了,笠人导演推荐的。然后我们简单聊了20分钟,他就说我希望你来演。我说你都没有见过我,我心里想这么草率吗?

他说没关系,我看你照片就知道你可以的,你来吧。

小黛:在赵大勇导演的《鬼日子》后,好像有五年没看到你拍电影了,这中间看到了你拍了两部电视剧集,这个经历好像不多见,是什么样的原因去拍了电视剧?

梁鸣:其实是因为跟娄烨导演拍了《春风》,我当时觉得认清了电影的路,我觉得这才是我想要的。当时真是有句话一直在心里:演了春风,这他妈才是我想要的,这他妈才是电影,就是这种感觉。

后来我就跟自己说,不要再拍电视剧。我就从08年到11年,三年多的时间都没去演过任何电视剧。我就要演电影,要演《春风》这样的好电影,娄烨这样的好导演的电影。

但你发现好电影真的是不太多,并且好电影你想演的那些角色压根也落不到你头上。你就会觉得自己之前有点太天真,有点冲动,那么后来也觉得演员还是要继续往前走的,要行动起来,还有很多生活的压力在,又不得不去继续演电视剧。

小黛:《日光之下》的演职员表里我们看到像剧本监制梅峰、剪辑是《推拿》的剪辑师朱琳,演员王维申也出演过《风中有朵雨做的云》,这些都是娄烨导演曾经团队的,这次出现在你的团队里是什么样的机缘?你怎么看待他们的工作?

梁鸣:首先因为欣赏娄烨导演,并且非常喜欢他的电影,你就会很相信他的团队。有一些他的团队的朋友,我之前也都有直接或间接的认识,就会很自然的想要去找他们来帮忙。

从艺术性来上来讲,我需要有成熟的团队来帮助我。其实对所有演员和主创团队来讲,可能我才是实习的。我是学着当导演,他们都是成熟的,在每个行业都做得很棒。

尽管这个项目对大家都是新鲜的,都是第一次,他们都完成的特别好。我今天有这样的成绩,绝大部分都是大家共同创作的成果。

小黛:这次日光之下的幕后团队里面除了上面说的娄烨导演合作过的那些老师外,其他人也都是很出色的,像制片人是第五代导演李少红;音乐是《踏雪寻梅》、《暴雪将至》的丁可;摄影是《暴裂无声》、《心迷宫》的何山;音效是《暴雪将至》的张金岩和《青红》、《神探亨特张》、《箭士柳白猿》、《叶问》、《赤壁》等的龙筱竹,看来圈内对你还是蛮认可的,是怎么促成和这些老师的合作,有什么故事可以分享的?在合作中你有什么感受?

梁鸣:我特别感谢他们,就是能够以市场价偏低的价钱来参与创作。

我个人觉得有几点,第一点是因为我进了“青葱计划”,这个是中国电影导演协会的计划,是一个很棒的背书。去年《过春天》在平遥“炸裂”,让大家一下子认识到了“青葱计划”。然后我参加的是第三届,我就跟大家说这是“青葱计划”导演协会的项目,希望他们能看一看我的剧本。

第二点是因为可能大家会觉得这个剧本有它的独特性,觉得很愿意来参与创作。也许第三点就是我比较真诚。

小黛:片子拍摄顺利吗?

梁鸣:还是有很多时候遇到了一些困难,但是我们的团队很能及时的应对各种问题。大家的机动性和配合度都特别高。

我们最大的困难就是日照短,还有不确定的雪。什么时候会下,我们又没法顺着拍故事。其实我们看到的大雪降临的前后,有一些戏,剧本上原来的完整的戏可能真的是没法去完成,不得不做一些改变和修改,而且要及时做修改。修改好了,整个团队的机动性,都要临时去配合,我们即兴创作了很多东西。

我跟我的摄影师也说,“天天是好天,日日是好日”,就感觉这一切都是命运,每一天都有自己的命,老天给你这样的场景,就利用好它。

原来我们这个故事,是夏天到秋天,我在剧本当中没有想拍冬天,因为我的故乡的夏天和秋天的层次变化也非常丰富,夏天的凉爽和清透度让我很怀念。

大家拍东北,大部分都在拍冬天,我其实最初的想法是想稍微能够避开一点,但是最后各种原因,就一步一步推到了今天的样子,那我们就坦然接受。其实没有绝对的好坏,就是他来了,那我就用另外一种方式尽量去把冬天的雪景再能够拍的特别一点,哪怕只有一点点,让大家觉得东北好像之前没见过。

这样的场景或者是感觉,我就觉得够了。

本片前世

小黛:您昨晚映后提到这部片子的完成经历了夹杂着自我怀疑的7年,而7年前恰恰是您第一次参与导演工作,参与的是娄烨的《浮城谜事》,《日光之下》的构思是否从那时就有了种子,而这种子生根发芽的过程又是如何?

梁鸣:第一稿剧本是2012年,我们是在2011年秋天拍摄的《浮城迷事》。到了2012年,那年春节我开始写剧本,我也不太会写,其实也没学过剧本。

我的剧本启蒙是《春风沉醉的夜晚》的梅峰老师的剧本,我就把那个剧本放那边。这个剧本写的这么好,它究竟是如何写出来,它到底好在哪?我为什么会喜欢它?是什么吸引了我?

我在想是他的措辞、他的语言、他的文学性,还是他人跟人的关系。我就只能凭着我的感觉去写,因为那个时候觉得心里想表达的东西,必须要有一个出口,你发现很难通过表演去表达。

因为好的合适的角色找到你很少,所以似乎要寻找另外一条路。

小黛:《她是女子,我也是女子》是作家黄碧云的第一部小说集。在她小说中,生命都是漂泊无依的,在外部世界纠缠,在内心世界煎熬,一起沉沦,只有过去,没有未来。(百度百科)这部小说对你剧本创作有否产生影响?参考了什么片段?是特意找来的还是有参考?

梁鸣:是我在写这个故事时建立了他们的矛盾情感关系之后,我无意当中发现的这本书。第一眼看到书名的时候,我就一下子觉得这似乎是谷溪的某种情绪。她是女子,我也是女子。她能给的,我是否也能给。所以后来我就借用了小段的内容来契合谷溪。

小黛:为什么会选吴晓亮来演这个角色?

梁鸣:当年写剧本的时候,我就是照着晓亮写,比较想让他来演。我们是很好的朋友,我非常欣赏他,觉得跟别的演员有不一样的那种力量。

后来等我选演员的,最早是定了星辰,我就说你来看谁像你哥,她就见到晓亮说这就是我哥哥,我也认可。

本片今生

小黛:影片中谷溪将罪证丢进警车里的之后接了两个雕像的镜头,随后故事就走向高潮,处在谷溪的现实和梦境中,这里的雕塑是指的什么呢?是酒神狄奥尼索斯吗?还是有其他用意呢?

梁鸣:这个雕像我们之前没有镜头去强调,他出现的有点突兀,他是谷溪每天骑着自行车通往中心大饭店上班的必经之路。这个雕塑跟江老板的大饭店是一体的,它其实在某种程度上跟大饭店有着某种契合。那么也会跟江老板散发的那种复杂的成分有契合,所以我把它作为一个梦境与现实的分界点。

小黛:为何在探讨人们在危难时才想起向宗教求助的主题上会选择耶稣基督,而不是其他宗教,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梁鸣:我选择基督教想表达的其实是信仰的同义性,就是人们面对信仰,我们不是去指定某种宗教,就只是作为信仰。你会发现越来越多的人有信仰,他们为什么要获得信仰,我一直在观察,希望能够了解到信仰对于他们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发现似乎大家仅仅是为了有信仰而有信仰,或者是能有安慰和某种保佑的感觉,会有一个出口或者是希望。渴望自己有一个精神和一个链接。

我觉得很多朋友都没有真正接触到宗教的核心,他没有认识到究竟什么是信仰,其实信仰真正的意义似乎是能够让你认识自己,或者让你自己抵达到自己精神的通道,开启你的智慧。可能开启智慧特别重要,智慧不是智力而是你的心智,你如何强大你的心智。

宗教一定是有这种强大的作用,就是你从过去的一个渺小的自己,让你无形中增加很多力量。在面对人生的很多困处的时候,你的处理方式、应对方案和选择方式会有截然不同的差异。

小黛:吃饭那段戏我会想到张律,包括女主角母亲去了韩国,东北又靠近延边,是否也有这种朝鲜族文化认同的构想?

梁鸣:这个其实也是源于生活中我遇见的事情给我带来的一些思考,就像那句台词,“他说,我同学都以为我没妈。”

这是我小时候的一个好朋友,后来他去当兵,我读大学后很多年我们没有见过。我一直以为他爸妈离婚了,他没有妈妈或者他妈妈不在了。后来我们再碰面的时候,发现他跟他妈妈在视频,他妈妈在说韩语,他本来就是朝鲜族。我就说你刚才跟谁说话,他说那是我妈。

我当时就意识到原来你有妈妈。我就问他为什么妈妈会在韩国,他的回答就是我也不知道,他说他妈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了韩国。我说那你爸爸妈妈离婚了吗,他说他们也没离婚。我说那你知道为什么,他说我也不知道,大概就是那边钱好赚,赚得多,然后都会说朝鲜话,语言就没有障碍吧,他也搞不清楚状况。

我觉得这恰恰就是生活的真相,有的时候子女跟父母之间的那种融合度并没有多深。

有的时候甚至会构成了我知道他是我爸,我知道她是我妈,我知道她是我姑姑,她是我的孩子,我知道她是我家人,就仅仅是这样。你真正能够通达到哪个地步呢?

小黛:《日光之下》英文名 wisdom tooth,我们知道,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是圣经里边的原文:已有的事必再有,作过的事必再作;以前的事,无人记念;将来的事,后来的人也不追忆。影片中也多次出现基督教的象征和符号,片名来源于此(圣经)吗?然而英文名wisdom tooth(智齿)不但是影片中的一情节,而智齿往往代表了一个人生理心理的成熟,女主拔掉智齿的那刻是否可以理解为她的独立与成熟,起码是开始?不知道在英文名的选择上是作何考量?(东邪西毒【ashes of time】,江湖儿女【Ash is Purest White】

梁鸣:其实我们当时选择英文名的时候也纠结了很久,我们一开始是直译,发现它丧失了一些味道,它太直白。

我们反复考量。后来我们在给马主席看的时候,他提示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往另外的方面去想想,诸如牙齿之类,我们觉得这个建议还蛮妙的。

我发现不知不觉间就契合了情感上的某种形式,然后又契合了整个大环境当中更多人的东北土地的忧愁。

“智齿”东北话叫“立事牙”,立事牙就是象征你长大懂事成人了,是一个分水岭。

小黛:这部作品自己的评价及下一步的计划。

梁鸣:我觉得应该是机会,这是我第一次大银幕,因为整个团队特别好。因为某种困难,即兴的部分我们也采用了很多,保留了很多。

它肯定是有瑕疵的,但是能够呈现出来给大家,让大家看到一个“我没见过这样的东北,或者是没见过这样的一段关系”,它有一点点的新鲜度,我就觉得挺好的。

我不排斥更丰富的尝试,比如说更类型或者是商业化,我觉得其实这些都不冲突。我觉得电影就是要好看,我希望能够拍出好看的电影。

采访|刘小黛 东SIR

拍摄|七木三

编辑|Suen

2019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卧虎藏龙东西方交流贡献荣誉】

张艺谋

2019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中国电影海外贡献荣誉】

施南生

2019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罗伯托·罗西里尼荣誉】

最佳影片:《高烧》

最佳导演:塞萨尔·迪亚兹(《我们的母亲》)

评审荣誉:《日光之下》

2019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费穆荣誉】

最佳影片:《热带雨》

最佳导演:梁鸣(《日光之下》)

最佳男演员:王学兵(《海面上漂过的奖杯》)

最佳女演员:杨雁雁(《热带雨》)

特别表扬:《海面上漂过的奖杯》

2019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青年评审荣誉】

《海面上漂过的奖杯》

2019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迷影选择荣誉】

《热带雨》

2019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发展中电影荣誉】

发展中电影计划·华谊兄弟最佳影片奖:《恋曲1980》

发展中电影计划·大家最佳导演奖:《再见,乐园》

发展中电影计划·向上评审团奖:《池塘》

发展中电影计划·添翼计划奖:《她房间里的云》

发展中电影计划·无限自在奖:《他与罗耶戴尔》

发展中电影计划· TID智捷装科山西制作奖:《又一夏》

2019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陌陌·平遥创投荣誉】

平遥创投·陌陌青云大奖:《飞驰的一切必将汇合》

平遥创投·千渡创意大奖:《温柔壳》

平遥创投·哪吒兄弟情深意重奖:《年轻力壮》

平遥创投·欢喜传媒商业潜力奖:《劫匪爆红》

平遥创投·AME类型创新奖:《灾星下的恋人们》

2019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视听作品版权保护贡献荣誉】

茱莉‧贝托恰丽

优选影片回顾放映日程

------- 平 遥 国 际 电 影 展 ------

平遥国际电影展(Pingyao 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由导演贾樟柯发起创办,由马可·穆勒担任艺术总监,每年于拥有2700年历史的平遥古城举办。前两届电影展已于2017年及2018年成功举行。

在电影导演李安的特别授权下,电影展以“卧虎藏龙”为名,以展映非西方(中国、亚洲、东欧、拉丁美洲、非洲)影片为主,旨在增强中国电影与非西方、发展中国家电影从业者的联系和合作,形成非西方电影与西方电影的对话;并以严谨、负责的态度创建一种来自平遥国际电影展的精神,立足于成为一个大格局、小身段的“精品电影展”,树立起一个专属于平遥国际电影展、影响力辐射全球的电影评价体系。同时,平遥国际电影展以表扬过往的电影成就及推广青年导演新创作品为目标,着力推动电影文化,助推青年导演成长,致力于为中国观众提供欣赏全球优秀电影作品的机会,推动本地艺术文化的发展。

梁鸣 娄烨 导演 小黛 谷溪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博e娱乐,k国际娱乐,e胜博,龙在娱乐,澳门金利娱乐,金沙29,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mlc.emj-h.cn/kF4tqDKW/27.html

网站主人博e娱乐,k国际娱乐,e胜博,龙在娱乐,澳门金利娱乐,金沙29,
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荣誉之夜于2019年10月16日晚举行,多个奖项归属揭晓,入围“卧虎”单元的梁鸣导演的《日光之下》斩获费穆荣誉最佳导演和罗伯托·罗西里尼荣誉评审荣誉,成为首部同时获得费穆荣誉、罗伯托·罗西里尼荣誉的华语影片。《日光之下》讲的是关于东北的故事。谷亮、谷溪兄妹俩经营着一家不大的渔行,自从石油泄漏污染了海洋之后,他们陷入了失业的境遇。但他们依然勇敢乐观,谷溪去了真心大饭店打工,谷亮则开着小货车继续寻找送货的生计。这时,一个叫庆长的女孩闯入了兄妹俩的生活,随着谷
  • 21637文章总数
  • 17121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标签

    友情链接